新濠天地娱乐

蔡徐坤们这是要开创中国偶像男团元年了吗

  蔡徐坤,陈立农,范丞丞,Justin,林彦俊,朱正廷,王子异,王琳凯,尤长靖这九位练习生最终组成了出道男团NINE PERCENT。


  4月6日晚,整个新一代的朋友圈都被《偶像练习生》总决赛占据,当100名练习生演唱出主题曲《EiEi》,还有张PD带着大家90度鞠躬,几代人都感受到了一代全民制作人的热血沸腾。

  从1月19到4月6日,78天,点击量首播1小时破1亿,2期破4亿,收官已经突破25亿,微博热门话题阅读量超过130亿。无论你pick的是谁,或者有没有参与这场pick,当老一辈都开都在“蔡徐坤C位出道”是什么意思时,赢的当然不只是凭借总决赛轻松完成用户暴涨的爱奇艺,或者节目的各大品牌商,而是所有的全民制作人。

  他们和这个年度爆款综艺一道,成为了中国偶像元年创造中的一部分。


  此情此景,当然令人想起当年的《超级女声》,但与当年短信造神不同的是,今天支持《偶像练习生》的老阿姨们,已经成为偶像创造的一部分,全民制作人们相信是我们塑造了他们,而这将彻底改变整个中国的偶像生态。

  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将是中国偶像史上传奇般的一夜。一切都将从这一夜改变。

  在多年只有TFboys能打之后,中国也将诞生自己的新一代男团——NINE PERCENT。用制作方的话来说,寓意百分之九的练习生带着另外百分之九十一的人的梦想继续往前走。九十一人中,包括令许多老阿姨心碎欲绝的卜凡。


  当李晨发文透露范冰冰“看哭了”,范冰冰对着弟弟露出“姐姐的笑”,而王思聪否认总决赛贴了双眼皮,新的故事正迫不及待地等待开始,曾经不完善的偶像产业链正在加速构建,粉丝经济迎来最赚钱的好时光,练习生落幕,偶像登场。


  四个月的狂热,终于落幕。从全国87家影视、经纪公司、1908位练习生中选出100位练习生。再从这31家公司的100位佼佼者中,在这个4月决出最终的9人男团,这款热门综艺豆瓣仅有5.5分,但也许是2018年最重要的综艺爆款。


  最后,我们pick了出道九子,而这个跃跃欲出的粉丝经济时代pick了《偶像练习生》。

  总决赛之夜和老阿姨们眼泪里的微笑

  所有人都泪流满面。

  当一身黑衣的主持人张PD向全民制作人问好,练习生们还没有开唱,情绪就已经燃到了极点。


  在这一刻来临之前,现场气氛甚至令人想起了中国的高考现场,这一夜所有等待着最终结果的老阿姨们,已经超越粉丝的层面,而成为等待在高考考场门前焦急的家长们。

  上一次中国偶像史上出现这样的场景,似乎还是那个令所有人难以忘怀的超女之夜。那一夜产生的女子偶像们,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直到现在还站在中国歌坛之巅。但这一次的情况有些不一样。

  中国娱乐圈正在进入一个偶像男团的时代。


  观众席上,万达公子王思聪正全神贯注盯着舞台,他创办的香蕉娱乐,旗下的林彦俊将在总决赛结束后,爆冷出道,而尤长靖则会以第九名成为总决赛的超级幸运儿。根据媒体报道,为以示重视,王思聪甚至化了妆,贴了双眼皮,但他事后否认了自己贴双眼皮的事情。

  而范冰冰或许早已守在电脑前,等待着范丞丞的演出,同样在这场总决赛后,李晨将会发出微博说,“他姐抱着手机看哭了,我偷拍的照片生生被删了”。


  与此同时,追星女孩和老阿姨们也已经做好了最后一战的准备,在爱奇艺、微博、朋友圈、贴吧,以及肉眼可见的比如地铁灯箱,机场和公交车站、商业中心的大幅硬广,她们已经为进入决赛的20名练习生夺得最后出道的九个名额完成了所有力所能及的拉票,所有人都在喊出“范丞丞出道吧”、“蔡徐坤出道吧”。


  这些四个月前还是娱乐圈不为人知的男孩子,此刻已经聚焦了整个中国的眼球。

  现在,总决赛开始。

  冒犯地说一句,与当年的《超女》不同,练习生们总决赛们演什么其实并不重要,因为所有人心里早已确定了人选。

  当100名练习生演唱主题曲《EiEi》的时候,万千大众的狂热早已说明一切。


  但比赛还是要进行的,练习生们分为两组分别表演了两首考核曲目,作为最后一场竞演的考核曲。



  随后,九名出道成员最终确定,他们分别是:蔡徐坤、陈立农、范丞丞、Justin、林彦俊、朱正廷、王子异、小鬼、尤长靖,得票数分别为4764万0887票、2044万1802票、1551万7014票、1457万4594票、1213万1367票、1193万8796票、856万1329票、785万601票、770万6054票。

  之前三次排名发布中从未晋级前九的林彦俊此次爆冷出道。而蔡徐坤凭借4764万0887票超第二名票数近两倍的绝对优势完成C位出道。


  蔡徐坤在舞台上喜极而泣说:“谢谢四个月前的我做了这个决定,来到这里我觉得今天不是结束,是我们100个人的开始。加油兄弟们!我爱你们!最后谢谢IKUN,我爱你们,真的辛苦了!”

  舞台下的妈妈此刻眼泪落下,同样落泪的,还有四个月以来全情投入的老阿姨们。此刻她们的喜悦,和蔡徐坤妈妈没有区别。

  中国男团元年和被pick的出道九子

  现在,让我们点评一下出道九子的总体战绩,顺序从后到前。


  尤长靖以770万6054票获得了最后一个出道名额,事实上尤长靖史从第二期之后开始完成飞跃,之后几期的排名也是十分的稳定,这次能出道并不算意外。


  第八名小鬼在第一期的时候就展现了非凡的rap实力,之前还参加过《中国有嘻哈》也积累了不少的人气,在这几周的排名中,更是从来没有掉过前十,出道也非常合理了。

  第七名王子异第一次的排名就已经在14名,加上近乎完美的外形,出道也是实至名归。

  第六名朱正廷之前就参加过韩国的《Produce101第二季》,其强劲的舞蹈实力有目共睹。

  第五名林彦俊则成为总决赛超级黑马,之前的排名全部都是在十名之外,但这次却直接来到第五名。

  第四名Justin黄明昊也是参加过韩国的《Produce101第二季》,在所有的练习生中,他史同时兼具rap、超强舞蹈实力和舞台表现力的,不出道才奇怪。


  第三名范丞丞可以说史不负众望地出道了,但看过他比赛表现的人,说他靠姐姐,公平吗?

  第二名陈立农作为新一代治愈男神,虽然中间排名掉的比较厉害,但几乎无法想象,他会无法出道。

  第一名,当然只可能有一个名字:蔡徐坤。


  舞台经验是所有练习生中最丰富的,也是所有练习生中第一个拿到A的,人气早已经爆棚,最终C位出道,只是一个结果而已。

  当他在热搜榜上,一度击退鹿晗等顶级流量登顶第一,已经没什么能阻止他的未来之路。

  这是被pick的出道九子。

  主打“全民制作人”概念的《偶像练习生》,最核心的意义莫过于全民塑造偶像。虽然在全民制作人代表张艺兴的带领下——


  李荣浩、王嘉尔、欧阳靖、周洁琼、程潇等几位导师会在某些环节给练习生们做出等级评定,但练习生的去留其实是掌握在用户及粉丝手中。


  票数多少决定着练习生的去留。

  从一开始,《偶像练习生》的节目逻辑就是体现成长过程的真人秀。偶像练习生们的业务能力和状态都在粉丝们的呐喊中不断提升。与选秀类的电视综艺不同,偶像养成类的节目重在“养成”。

  而“养成”的核心则是观众参与。

  按照《偶像练习生》的赛制,在节目开播期间,每期播出后,观众都可以根据练习生们的表现进行连续一周的投票。投票不仅会决定练习生们下一次的去留,还会决定他们在未来节目中要进行的表演。


  爱奇艺还专门成立了粉丝运营组,邀请粉丝参与节目录制,或参加练习生的个人生日会。

  作为《偶像练习生》里人气最高的成员,蔡徐坤的相关签名产品已能卖到几百元,甚至上千元不等。蔡徐坤在用的口红、朱正廷同款面膜成为饭圈热门话题。

  当爱豆们努力为梦想出道,粉丝们则在竭尽全力送爱豆出道。所有人都深信不疑,当爱豆站上出道舞台的那一刻,背后所有的荣誉和光环也属于他们这些全民制作人。

  当这种深信助推了1.8亿投票的时候,中国偶像男团元年已经到来了。无论总决赛结果如何,都不会改变这一点。

  妈妈粉和体验式偶像养成

  偶像养成并不是《偶像练习生》首创的概念,但与历代偶像养成不同的是,当下流行的是:妈妈粉。

  这些妈妈粉、女友粉、姐姐粉被统一称为”全民制作人“。几乎每一期,练习生们都会面对镜头,向全民制作人们拉票表白。那些有持续投入能力的核心粉丝,会会成立个人后援会,并积极在社交媒体上为节目和偶像宣传,乃至到线下应援。

  一个具有标志性的事件是:蔡徐坤的粉丝在纽约时代广场的纳斯达克LED大屏上,为他投放了海报。还有人为他充了70年的微博会员。


  微博热搜成为还是检验妈妈粉战斗力的重要标准,《偶像练习生》播出期间,光是以“范丞丞哭了”开头,相关内容就上了近300次热搜。

  在百度指数和微信指数方面,《偶像练习生》甚至超越了明星云集的街舞综艺。

  中国的偶像男团还从未享受过如此强大的粉丝热情,之前粉丝经济较为成功还属中国第一偶像女团SNH48。

  这个以广大男性粉丝为主的近300人超级女团,会通过小剧场每周演出、握手会拉近粉丝与偶像团员的距离,完成一场体验式偶像养成的造梦过程,其中的核心是:共同成长。

  而对于“贫民窟四子”、“人间仙子”朱正廷、“善良天使”王子异、“巨型二哈”卜凡们来说,通过一款热门综艺就完成了这一切。


  除了投票机制,在节目花絮等副产品中,爱奇艺还设置了读信环节。粉丝只要在爱奇艺的社区给练习生们写信,在读信环节就可能听到爱豆的回馈。通过这一系列让粉丝贴近爱豆的办法,一款综艺利用视频时代完美满足了粉丝们的一切母性心理,她们担心偶像没有好好吃饭,害怕偶像心理压力过大,除了物质上无条件的付出,还不断写下论文般长度的鼓励私信,即使明知道偶像不可能一一回复。


  但粉丝的付出是不求回报的,因为当这款综艺将内容体验深耕到每一位粉丝的心坎并且引起共鸣的时候,所有人与其说被爱豆感动,不如说为自己与爱豆共同成长的感受埋单。

  父母是不会向孩子索取回报的,身为一个合格的妈妈粉,与偶像共同成长就是一切。

  “练偶男团”下一站:偶像

  但100位练习生的命运偶像剧从现在才刚刚开始上演。

  这出偶像剧的背后,是中国粉丝经济的黄金时代。

  成熟的偶像产业一直极具经济价值,根据中国产业网统计,韩国的偶像产业产值在2016年就超过了300亿元人民币,而在日本,仅2017年偶像产业中就带来了1870亿日元收入。据艾瑞数据预测,2020年中国偶像市场总产业规模将达到1000亿元。

  从某种意义上说,“练偶男团”赶上了最好的时候。


  整个偶像产业链,其实极不完善。但正是这种不完善,才创造出未来的无限可能。

  对练习生们的资源已经在悄然布局。蔡徐坤之前参演的网剧《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已经开始让参与方欢呼雀跃;而位列11名遗憾被淘汰的练习生毕雯珺将参加剧版的《闪光少女》,预计7月开拍。

  而爱奇艺已经开始筹备线下的剧场和舞台巡演,“NinePercent”不仅将得到专属于他们的应援团团名以及应援色,还会接受一系列的培训及活动,包括演唱会、粉丝见面会、专辑的制作与发行,爱奇艺还将打造全新团综《百分之九少年》。


  而在18个月后,男团将自动解散,所有成员将回到他们原来的经济公司继续发展。

  这当然令人想起韩国《produce101》第一季推出的限定女团I.O.I,目前已经解散、回到各经纪公司,或组团出道,或回归练习生身份。

  《偶像练习生》导师周洁琼就曾是I.O.I的一员。解散后,她加入女团PRISTIN,于2016年再次出道。

  这令有些人开始担心9子的命运。

  最近几年,国内偶像养成类综艺《星动亚洲》、《燃烧吧少年》、《明日之子》都曾推出过当时热度不低的新人。但节目结束后,因为缺乏持续曝光,大部分闪耀一时的新人重归无名。

  这就是偶像行业的残酷:没人记住你为什么而火,老阿姨们只记今朝笑。


  但这一切或许正在改变。国内偶像行业的瓶颈,在于体系的不成熟。但目前各平台的兴起,为偶像持续能打创造了最好的条件,从练习生培养、词曲创作、歌舞编排,到出道后的持续曝光,整个产业链条正在加速建立起来。

  毕竟在流量当道的时代,面对蔡徐坤、陈立农、范丞丞、Justin、林彦俊、朱正廷、王子异、小鬼、尤长靖这些追星女孩和老阿姨们一票一票投出来的新偶像,没有人愿意这些流量付诸流水。


  “偶像”就等于花瓶,偶像就是快消品的时代正在过去。

  “一个个偶像都不外如是,沉迷的偶像渐渐消失”的偶像世纪过结束了,跟着体验式偶像一同成长起来的老阿姨们,正在用老母亲一般慈祥的笑容,捍卫新一代偶像的未来,而国内偶像产业链的生成,则将完成最终的偶像闭环。一范冰冰微博发文仿佛一个预言,“出道快乐!未来可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