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

人民日报:内容低俗创新少 网络综艺如何困中求变

  网络综艺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但并不意味着节目品质得到认可,内容低俗、创新乏力、唯明星是瞻……在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特殊时期——

  网络综艺如何困中求变

  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每一天都在为“互联网+”的新业态添砖加瓦。我们一度以为,电影、电视剧、书本、音乐……各种各样的艺术形式从大银幕、电视屏幕进入移动终端,不过是传播介质的转移。但如今,文化市场上每天都在发生的变化已经证明:互联网对传统文化领域的影响远非我们理解的那么简单。

  本期开始,我们推出“互联网+文化新业态”系列报道,从互联网对综艺节目、电影、音乐、电视剧等多种艺术形式的影响着手,剖析互联网与传统文化行业联姻创造出的新型文化业态,探讨文化市场发展的未来前景。

  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和人们对视频文化消费需求的增加,我国的网络视频市场规模日益壮大,截至2017年底,用户达5.5亿。与网络剧、网络电影比肩的网络综艺也已经走过10年发展历程,而一系列问题也随之出现——一些节目单纯追求点击率、内容低俗,一些节目为留住明星嘉宾不惜一掷千金,一些节目单纯复制个别成功案例,内容极度缺乏原创……

  新形势下,网络综艺存在的问题显然已经不是单纯的某种节目类型面临的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强调:“由于文字数码化、书籍图像化、阅读网络化等发展,文艺乃至社会文化面临着重大变革。要适应形势发展,抓好网络文艺创作生产,加强正面引导力度。”以网络综艺为代表的互联网视频节目如何摆脱当前存在的顽疾、痼疾,必须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和思考。

  内容低俗、唯点击率:网络综艺的困境并不孤立

  “如果没有互联网技术与社交网络的兴盛,便不会有网络综艺的快速发展。我们不能将其存在的问题视作孤立事件,而应放在大的社会背景中来考量。”在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杨钢元看来,网络综艺节目实际是乘了社交网络的东风。社交网络培育了用户重视个性、社群、参与、互动的互联网思维,这才是助推网络综艺立于风口的根本力量。

  转型期社会存在的浮躁等社会心态、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带来的碎片化生活方式,为网络综艺的发展提供了机会。“随着城市生活节奏加快和工作压力的增大,空虚、紧张等情绪在一些青年身上体现,加之个体生存的孤独感和焦虑感又使他们不愿直面自己的人生,更愿一窥明星生活来逃避现实压力。”山东艺术学院艺术管理学院讲师陈凌对此十分担忧。而且,部分网络视频观众热衷于快节奏和浅表化表达,这导致快餐式娱乐在互联网的平台上愈演愈烈。

  2014年之前,绝大部分网络综艺节目都是小成本、粗制作,多为电视节目的缩减版,并未有明显的风格区分,缺乏比较优势。然而,近两年,各大视频网站摩拳擦掌,推出的网络综艺数量越来越多,对节目的投入也越来越大,和前些年各大电视台将综艺节目作为立台“王牌”的情况类似,“爆款”网络综艺对各大视频网站的重要性也被日益放大。采访中记者获悉,某两大视频网站就计划于2018年夏季推出两档节目正面对抗,节目制作成本都超过2.5亿元。

  但投入高并不等于品质高,究其原因,不少网络综艺内容低俗、媚俗难辞其咎。

  杨钢元分析:“其实,并不是制作方愿意低俗,而是唯点击率是从的心态在作祟。”上海市中华艺术宫执行馆长李磊也直言:“一切以收视率、点击率为标准,这是非常可怕的。这些浅表化、感观化的低层次文化严重影响了观众审美和社会风气。”

  迷信明星、缺乏原创:快餐娱乐引发恶性循环

  近年来备受人们关注的明星天价片酬问题,也与网络综艺的过度迷信明星效应有直接关系。

  近来比较热门的几部网综,《拜托了冰箱》是一档美食脱口秀节目,明星爆料是不少观众眼中的主要看点;《火星情报局》也在情报机构的情景设定下强化了知名主持人的角色影响力;推理游戏节目《明星大侦探》更是集合了不少一线明星、“名嘴”……越来越多的网综在强化和比拼明星效应中来带动流量与收视。“很多电影、电视剧导演很无奈,如今拍戏很难请到明星,因为他们的档期都被各种网综占去了。”一位从业者透露。

  唯明星是瞻,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原创缺乏的问题。无论对于电视节目还是网络节目来说,研发新节目都需要很长的周期。然而,为了在短时间内获得更高的经济回报,碍于资本和收视的压力,碍于市场竞争的残酷,不少视频网站很难沉下心来潜心创作。甚至有个别网站看到哪个节目火了,就复制其节目形式,换几个明星嘉宾便迅速上线。

  “观众对综艺节目中的明星,以及缺乏新意的节目形式已经渐感审美疲劳。事实证明,盲目跟风只会导致节目样态雷同,进而引发市场疲软、观众疲惫。特别需要关注的是,一些热衷于此类节目的年轻观众,无法在这类节目中得到精神给养,看完节目后反而感到更加疲惫,于是陷入了越疲惫越以网综弥补,越弥补则越疲惫的恶性循环。”陈凌说。

  采访中,还有专家谈道,相比于有关部门在2011年和2013年两次发布“限娱令”限制电视娱乐节目,网络视听节目的监管力度稍显不足。根据2012年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管理的通知》,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单位按照“谁办网谁负责”的原则,“在播出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前,应组织审核员对拟播出的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进行内容审核”。这就意味着将播出前的审核权下放给播出机构,自审自播。这样的审播机制,加之监管滞后和第三方监管的缺失,为包括网络综艺在内的网络视频问题频出埋下隐患。

  丰富内涵、探索模式:内容为王须常讲常新

  上述这些问题,不少业内人士也早有关注,并试图作出改变。亚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首席内容官唐健分析:“历史和市场都已经证明,坚持内容为王,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是创作者必须遵循的。”

  在杨钢元看来,内容为王的理念不应仅限于网络综艺,而是新传播格局下所有文化产品必须具备的品质,优质内容并不单单意味着呈献给观众的具象感官刺激,而应站在更广的维度去理解,“独立的点评观点、有效的互动体验、真实的参与感受、轻松的节目氛围……这些抽象的感知内容都是优质内容的组成部分,甚至比具体的节目形式更能影响观众,也决定了节目的档次与市场效果。”

  极扬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许泽玮也认为,具备高质量内容的节目是会受到网络和电视台同时欢迎的,“网综应该覆盖最大的人群,合家欢式的大众节目在未来将大有作为。假若网综只锁定在特定的年轻群体,则可能会错失潜在的更广大的受众。”

  对于电视或网络综艺的未来发展,陈凌强调了节目模式的重要性:“中国的节目制作市场化起步较晚,工业化的制作水平还有待于提高。国内各视频平台间还未找准自己的市场定位,尚需形成独有的品牌特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