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濠天地娱乐

80后武生和花旦:如何做京剧传承者

  从《奇葩大会》上王珮瑜展现出的京剧演员的风骨,到央视《中华戏曲大会》的热播,再到北京电视台《传承中国》吸引了刘晓庆、瞿颖、曹云金等众多明星的参与。近几年,与中国戏曲文化有关的综艺节目也渐渐“火”了起来,而一些正在成长中的青年京剧演员,同样值得大家关注。

  在哪里,才能看到一场真正的京剧演出?第五届“魅力春天”青年京剧演员擂台赛,近期正在北京长安大戏院热演。当很多同龄人正热衷于网络直播、网络游戏时,一批80后、90后的青年京剧人正在舞台上挥洒着汗水,他们才是京剧艺术未来真正的传承者。新京报记者专访了本届擂台赛的几位演员,通过他们的经历也能看出青年京剧演员的付出与汗水。

  武生?周恩旭

  比赛?第二次参赛,演冷门《洗浮山》

  很多懂戏的观众认识周恩旭,是从2016年的第四届“魅力春天”青年京剧演员擂台赛开始的。当时,他演出的一出《战马超》获得了武戏组的第一名,总成绩第四名,有评论人称,“一出《战马超》捧出大武生周恩旭”。在此之前,周恩旭还演出了《挑滑车》等武生的重头戏,也开始有了自己的粉丝群。

  今年,再次参加“京剧擂台赛”,周恩旭心态平和了很多,更多地是想让观众看到他的成长和往前走的信念。

  这次的参演剧目《洗浮山》是一出冷门的京剧武生戏,近些年很少出现在舞台上,特别是北派的演法,“我印象中,师父叶金援很多年前在香港演过。当时演出后,有老戏迷还去后台跟他沟通,奇怪怎么叶老师的演法跟他看过的版本不同。”

  京剧《洗浮山》源自《施公案》,讲的是贺天保、黄天霸等英雄好汉的故事。这出戏的演法分为南北两派,比较直观的区别是南派的黄天霸穿厚底靴,唱腔中昆腔多,而北派的黄天霸穿薄底靴,皮黄腔为主。那位老戏迷看惯了南派《洗浮山》的演法,自然会产生疑惑。

  京剧的“讲究”很多,这常让一些年轻观众欣赏起来有难度。周恩旭此前演的《挑滑车》《战马超》武戏中,武打动作多,观众看起来过瘾,也没什么门槛。这次为何选择了唱、念较多的冷门戏《洗浮山》?周恩旭也有自己的考虑。

  现在京剧武戏行当相对处于弱势地位,很多观众对京剧武戏演员的印象也局限于动作利落漂亮、武打紧凑精彩,这也反过来影响了武戏演员对自己的要求。周恩旭说:“要成为一个好的武生演员一定是唱、念、做、打俱佳,不能忽略了唱、念,这也是叶金援老师对我的要求。”而北派的《洗浮山》恰恰要求“武戏文唱”,周恩旭也希望通过演好这部戏来做好一个京剧武生的传承者。

  传承?不觉得每天练功很苦

  有很多观众会好奇,这批80后、90后的京剧演员会不会显得有些“古板”,生活中也之乎者也?其实,完全不是这样。他们在生活中跟年轻的上班族没什么区别,也有各种各样的兴趣,也爱淘宝、逛街、追剧。不同的是,当你在抱怨早起上班挤地铁太累时,他们已经在京剧院的排练场练功了。

  周恩旭说:“作为武生演员,肯定要每天练功。平常早上到了排练场,有时会碰到其他同事在搬道具、整理东西,我就找一块空地儿练功,这么多年也习惯了,没觉得多么辛苦。”

  其实,周恩旭也并非一直顺风顺水,大学毕业考入北京京剧院后也跑了好几年龙套,“那时心里肯定是有落差的,之前以为进了剧院就能演戏了,但一部戏的主角就几个,不可能刚来就轮到你。我想,很多同龄的演员都会有类似的经历,这就看谁能撑得住了。如果平常不练功,老觉得怀才不遇,这就不行了。别等机会来的时候,比如有的主演生病了,你顶不上去。”

  跟周恩旭聊天时,他常提到师父叶金援,“在我迷茫的时候,真的是多亏了师父的指引。我这几年跟学的戏也是循序渐进的,比如前些年‘长靠戏’多一些,这两年就进一步深入学习《洗浮山》这种唱段比较多的武生戏。像《野猪林》这样的戏,我现在肯定不会去唱,如果没有一定的功力和人生阅历,肯定拿不下来。”

  前两年,随着梅葆玖、王金璐等几位京剧大家的去世,也让叶金援一度比较消沉。“几位老先生的去世,确实对他影响很大,有段时间他都不爱说话了。这一年好多了,各个戏校也找他讲课,很多青年演员也找他说戏,他都毫无保留地教。有时一天要忙活好几件事,我就劝他,一天就忙一件事。这次的《洗浮山》也是给老师交的一份答卷。”

  花旦?马珍珍

  比赛?为了孩子、丈夫,今年才参赛

  在这次擂台赛的参演阵容中,出生于1984年的马珍珍是相对年长的。小时候,受喜欢京剧的妈妈影响,她也喜欢上了京剧,七岁时考入山东艺术学院戏曲学院学戏,属于进“科班”启蒙比较早的学生。她十三岁便进入了淄博市京剧院,在院团实践了五年之后考上了中国戏曲学院。

  由于在京剧院团演出的经历,再加上在“国戏”四年的大学学习,马珍珍也是属于业务能力比较强的青年演员。进入北京京剧院十来年了,为何今年才第一次参加擂台赛?

  马珍珍说:“2011年第一届擂台赛时,我儿子刚出生不久,我丈夫张建峰也是京剧院的青年演员,他报名了我就全力支持他,让他别为了家里的事分心。后来几届擂台赛,团里领导每次都问我,这届擂台赛你报名吗?我说,我抱孩子。”

  马珍珍的丈夫张建峰是奚派老生传人,师从欧阳中石。两人在“国戏”上学期间排演现代京剧《悲惨世界》时相识,一路走到今天。2011年,张建峰获得了北京京剧院首届青年京剧演员擂台赛的冠军,这些年也逐渐成长为京剧界的青年京剧领军人,马珍珍却逐渐从台前走到幕后,支持丈夫的事业,照顾家庭。

  如今,儿子张云天已经上小学,马珍珍在丈夫的鼓励下报名参加了本届擂台赛。“我应该是今年参赛演员中,年龄第二大的了,压力肯定是有。不过,也没想太多,《桃花村》我前些年演过,这次又跟着刘长瑜进一步学习,正常发挥就行了。”

  以往张建峰演出时,都是马珍珍忙前忙后,这段时间全反过来了。3月19日晚上7点半演出京剧《桃花村》,张建峰下午四点多就来到长安大戏院后台,“我比平常自己演出来得都早,这次她是主角儿,我是傍角儿的。前几天我发了个朋友圈说,曾经的国戏尖子生,现在的‘小石头’他妈。她业务能力没问题,我相信她。”

  传承?表演和讲解结合,让大家了解京剧

  当晚演出的京剧《桃花村》,又名《花田错》,是一出荀派花旦的常演剧目,讲的是一对才子佳人因为一系列误会险些错配姻缘的故事。马珍珍在剧中扮演的丫鬟“春兰”是主角,不但唱段多、表演多,而且要串联起全剧的故事情节和演出节奏,稍有松懈就会让整部剧散架。

  全剧两个多小时,人物之间误会重重,喜剧效果不断。有一场小姐和丫鬟在绣房“纳鞋底”、“搓麻绳”的段落,马珍珍的表演紧凑,虚实结合,赢得了台下观众热烈掌声。演出结束后,她把这出戏的指导老师刘长瑜也请上台,特意表示感谢。马珍珍说:“京剧是言传身教的艺术,我不单要感谢刘长瑜老师,还要感谢孙毓敏、宋长荣等许多老师,每次去几位老师家里都会毫无保留地教我。”

  马珍珍还是“京剧进校园”活动的指导老师,她觉得登台演出是传承、普及京剧,而台下的讲座、导赏同样是在传承、普及京剧。演出前几天,她和丈夫、儿子一家人参加了“谈艺说戏话北京”戏曲分享会,讲的正是这出《桃花村》,“要想让大家了解京剧,单说不行,只演也不行,只有表演和讲解相结合,才能让不懂戏的人看到京剧的魅力。”

  对于京剧“传承”,张建峰也有自己的理解。“这些年,我也经常去大学校园里演出、讲座,通过跟年轻观众的接触,有一个深刻的体会,就是一定要让观众看‘大戏’,看‘好戏’。去年,我在北大有六场骨子老戏演出,邀请的都是康万生、邓沐玮、李鸣岩、史依弘、杨赤、奚中路、迟小秋、吕洋等大咖一块演,我想让这些大学生第一次看京剧,就是好戏、大戏。”

  张建峰觉得,京剧的内涵丰富,简单地走马观花式的表演,或者精彩唱段的展现,是无法在短时间内展现京剧魅力的。“今晚就有不少大学生来看演出,选《桃花村》这出戏就是因为它结构、情节完整,行当齐全,既有唱、念,也有一部分做、打,能让观众感兴趣,并且沉下心来。如果一个人,真的能在剧场里坐两个小时,看一出完整的京剧大戏,我相信他会喜欢上京剧。”

  记者观察

  人才形成梯队才能继续往前

  北京京剧院的“魅力春天”青年京剧演员擂台赛,如今已走过八年,举办了五届。杨少彭、张建峰、常秋月、姜亦珊这些参加首届“魅力春天”擂台赛的演员,如今已成长为青年京剧领军人,名副其实的传承者。而“擂台赛”也已经成为一个品牌,在它背后所呈现的“当代青年京剧演员的培养模式”是值得探讨的。

  京剧是角儿的艺术,在京剧辉煌的时代,众多京剧名家是在大浪淘沙的演出和市场历练中涌现出来的。现在,国有院团承担着京剧传承的重任,如何营造一个有效的、良好运转的机制,让青年京剧演员通过良性竞争被观众认可、被市场认可?曾让很多人困惑。

  “擂台赛”最初创办时,也遇到不少阻力,有人质疑京剧院这么多年轻演员,难道都让他们成角儿?那以后院里还怎么演戏。如今,这些顾虑和质疑已经逐渐打消。回顾这些年的经验,北京京剧院院长李恩杰曾总结说,擂台赛的目的不是让演员们去拼个三六九等,也不是要把每个人都培养成角儿,而是在现有条件下去调动京剧年轻人的积极性,京剧人才形成了梯队,京剧这门艺术才能不断往前走。

  C04-C05版采写/新京报记者?田超

  受访者供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